栏目:
公告:最新地址 www.bbpian.com 注册免费观看vip视频哟!

美丽阿姨不试试会后悔 - 美丽阿姨不试试会后悔

2020-09-13

本帖最后由 pop-7689 于 2018-5-2 16:14 编辑

『姜艷』是我们家隔壁住着的美艷动人的阿姨,年龄大概比妈妈小几岁,我估计也就是四十出头,身材却是十分出众,不光是我,整个单元里的叔叔们都经常谈论她。

上回听几个叔叔说姜艷阿姨以前当过教师,教沒几年书就和老公跑到外面做生意去了。

沒过两年便孤身一人回来了。说来也巧,和妈妈分到了一个单位幹活。

大家问起她老公在外面生意怎样时,她总是支支吾吾的,好像有什么在隐瞒。

这下可好!

方圆几里地的男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她是我妈的同事,跟我妈挺熟,整天来我家串门,经常和我妈还有同楼的几个阿姨唠家常。

而且她虽然喜欢我,不过只把我看成小孩,老是跟我玩一些幼稚的游戏,我已十七岁,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耐烦,作为一个男孩子我最受不了的是她总是爱笑着抚摸着我的头说:“小力真乖,像这么听话的男孩子现在可不多见了。”

要知道我的自尊心是很强的!

我不喜欢別人摆出一副大人的姿态说我老实!

我认为老实就是沒本事!

说实话,我表面看起来是个文静的小男孩,可是我绝不像姜艷阿姨说的那么乖巧!

我在学校里就是个出了名的问题少年,因为这个沒少挨学校的处分。

我们几个捣蛋的男同学下课后还经常议论哪个女老师的奶子大,哪个女老师跟哪个男老师有一腿。

最刺激的是有一回我的朋友阿华告诉我他把那个新来的歷史女老师给操了!

说实话,那个新来的姓李的歷史老师三十多岁不算漂亮,但是够风骚。

阿华告诉我李老师有一种小女孩身上找不到的特殊味道。

那种成熟女性身上散发的味道!

不知是不是我和阿华都有点恋母情结,听着阿忠绘声绘色的讲述,我的心里痒痒的。

说实话,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们家隔壁住着的姜阿姨!

阿华都可以?

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于是我暗中决定整她一次大的。

机会终于来了.....

这天家里沒人,妈妈和朋友上街买拖鞋去了。

就我一个人在家看电视。

突然有人敲门,我大声问:“谁呀?”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很熟悉很动听的声音:“小力,我是姜阿姨!你妈妈在吗?”

是她!

是『姜艷』!

我的心里一震!

我这个白痴!

我怎么就沒想到呢!

我本来还准备利用妈妈不在家这点时间翻出以前买的毛片看看,这比毛片要刺激百倍的事情就在门外呀!

我心里想着,嘴里赶忙答应道:“姜...姜阿姨!我...我妈妈出去了!你等一下啊!我给你开门!”

嘴上说着等一下其实是急忙狼狈地收拾起摆在床上的几张毛片。

这时门外又传来姜阿姨的声音:“嗷!小力,也沒什么事,你妈妈不在就算了!我晚上再来找她!”

我心里暗叫不好!

姜艷阿姨你哪能就这么走啊!

赶紧应到:“姜阿姨!等一下!”

说着大跨步的来到门前一把扭开了房门。

眼前的姜艷阿姨更显成熟的妩媚。

虽然姜艷阿姨的相貌一般,但是身材却不比A片里的女主角差,像木瓜一样浑圆的奶子被外衣紧紧包裹着,我想阿姨平时买胸罩恐怕都很困难吧!

看得我的眼睛都快从眼眶里蹦出来啦!

“阿姨,你坐,我给你倒杯茶!”

“不用了「小立」!我马上就走。”

好不容易到口的肥肉怎能说走就走呢?于是我急忙挽留:“哎呀,阿姨来了就坐一会,別急着走啊!”

说着我把茶杯递给她。

她边笑着边接过茶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

一副端庄淑女的样子。

“「小立」今年多大了啊?”姜艷阿姨问我。

“我今年十七了”我答道。

“呦!大孩子啦!找女朋友了沒?”

“还...还沒有呢!”

“呵呵,就说是吗!我们「小立」是个人见人爱的乖孩子。”

又来了!

我最讨厌听人这么说我!

“在家里幹什么呢?沒做作业吗?”

姜艷阿姨说着扭头看了一眼我的写字桌。

突然,眼睛定格在了第三个抽屉和第四个抽屉夹层上。

天呀!

刚才慌忙收拾的时候把黄碟胡乱塞到了那里,居然露出来了一些!

我的汗都要下来了!

这....这怎么办?

当时我有种想钻到地缝里的感觉!

我慌忙走了过去用身子挡住那令人羞愧的东西。

“那是什么?为什么怕人看?快走开!让姜艷阿姨看看是什么!”

说着姜艷阿姨一把将我推开,抽出了那夹在抽屉夹层里的东西——三张毛片。

“小小的孩子不学好,怎么偷着看这些低级的东西?”

姜艷阿姨好像有点生气的对我说。

那语调里有了几分像妈妈那种严厉的口吻。

说来也怪,刚才那种隐私被发现的羞愧感觉突然沒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的冲动。

既然已经被发现,还被姜艷阿姨说成是坏孩子,那就趁这个机会好好表现表现吧!

省的姜艷阿姨以后再说我是小屁孩儿!

“吵什么吵?不就是几张毛片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好像阿姨你沒看过一样!”

说着我把姜艷阿姨使劲儿按坐在沙发上。

姜艷阿姨的表情十分惊讶。

气得唿哧唿哧直喘粗气。

那丰满的胸脯也随之一起一伏煞是好看!

“姜艷阿姨,既然你以前老说我是小屁孩什么都不懂,那今天就用你的身体好好给我上堂生理卫生课吧!”

“你...你想幹什么!”

姜艷阿姨的表情有点不知所措了。

可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太刺激了!

一不做二不休!

我一把拽住她的衣领,往两边一撕!

一支黑色蕾丝胸罩立即映入眼帘。

“啊!!你!你幹什么!不要!再这样我就叫人了!”

姜艷阿姨喊道。

并极力的用双手护住前胸。

以免继续走光。

但我哪里是那么好吓唬的?

他们可小看我了!

虽然在学校老师和家长们的眼里我是个问题少年,但是我绝不像他们想像中的问题少年那么简单!

“你叫呀!叫破喉咙了也沒人帮你!让你们这些大人瞧不起我,说我是乖小孩,今天我就要好好坏一个给你们看看!”

说着双手拽住胸罩往下用力一扯,两只肉弹般的大奶子立即弹了出来!

我把它们接在手里感受那种销魂的震颤。

非常意外的,姜艷阿姨居然沒有叫,不知是不是被我的气势给吓坏了,她只是满脸通红的坐在那里并沒有反抗。

“操,贱货,奶子这么大!一定被不少男人沒过吧?”

我的手继续向下探索,解开姜艷阿姨的裤子往下扒。

这下她可不幹啦!

使劲拽着我的手说什么也要保住自己最后的贞洁。

嘴里也不住喊道:“呀!你小小的孩子耍流氓呀!从哪学的呀你?不要!看你妈回来怎样收拾你!”

对此我并不理会:“大骚货!叫什么叫!又不是吃了你!我到现在还沒有幹过呢!让你吃个童子鸡算便宜你了还有什么意见? 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听了我说的话姜艷阿姨还真不叫唤了。

眼眶红红的很委屈的看着我。

好像直到今天自己难逃魔掌,放弃了抵抗。

我也定了定神,心想刚才也太性急了,反正她也逃不出我的手心,我还是慢慢享用享用这个贱货的浪穴。

我解下裤子,一根在里面憋了好久的大鸡吧刷地弹了出来,横在姜艷阿姨面前晃晃荡荡。

姜艷阿姨好像很吃惊瞪圆了双眼。

我分开姜艷阿姨的双腿,这才发现原来阿姨那个地方已经全是水了。

嗷!

这个贱货!

嘴上说着不要,心里比谁都想!

我慢慢的插入她的浪穴,按照书上写的九浅一深的技法抽插着她的浪穴,姜艷阿姨的肉穴也一收一缩地吸吮着我的大鸡巴。

令我魂飞天外。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性交的快感。

这个小骚货的浪穴里也开始淫水泛漤,她的嘴虽被我堵上了但还是低低的呻吟着什么,我越幹越兴奋,我一边狠插他的浪穴一边狠狠的捏着她的奶子。

一开始她还在挣扎想要反抗,身体一直不停的乱动。

嘴里一直喊着不要不要之类的话。

她虽然拼命想要抵抗,但两只打开的手被我按着,只能拼命摇动屁股,想摆脱我的抽插,她的浪穴还很小,把我的鸡巴包得紧紧的。幹起来感觉特好。

我兴奋极了,拼命抽插,姜艷阿姨也不断惨叫,后来她渐渐镇定下来,知道我花那么多时间诱她上钩,不会轻易放过她,于是她想用我妈来威胁我,一边哼叫一边说她是我的阿姨,比我大一辈,我和她做爱是乱伦,要是我妈现在回来非打死我不可。

我笑道:「要我妈真回来也不会打我,最多只会说你这小淫娃引诱我而已。」

她又说强姦是有罪的,我这样做要坐牢,我笑道:“姜阿姨,不要笑我不懂法,我今年未满十八岁,不会被定罪的。倒是姜艷阿姨你要考虑一下咱们的事情要是传开了对你不太好!”

姜艷阿姨有些绝望了,也再说不出话来,因为浪穴给我插得疼痛不堪,只能连连惨叫,不过她继续挣扎,只是力气越来越小,而她上身也被我按住,只能乱摇屁股而已。

哈哈!

由于姜艷阿姨的腰非常细,所以看起来屁股就像只大梨一样!

我抬手拍了几下,大屁股发出清脆的“啪啪!”的响声。

当然还伴随着姜艷阿姨不情愿的娇吟。

真是美死我了!

到后来她有点认命了,只是像徵性摇着屁股,嚎哭也变成抽泣,我看她的浪穴越来越湿,淫水都顺着脚流到地上,知道阿姨大概性欲旺盛了,就把她转过身来,把她的脚叉开抬起来,面对面地抽插。

姜艷阿姨虽然不大反抗,但仍是闭着眼睛抽泣。

刚才好一阵子 ,她都背着我,沒有摸到她的奶子,现在大奶子摆在我眼前像两团果冻一样一晃一晃的,我急忙一手一个捏在手里,一面有节奏地抽插,到后来姜艷的屁股也开始一上一下配合我,我大笑道:「小浪货,不是说不要吗?怎又配合得那么好?看看你那骚穴,淫水都流地上了。」

姜艷阿姨脸更红了,眼睛也闭得更紧,只是屁股仍然不自觉地跟着节奏摆动。

我有意要她张开眼睛,而且她不开口浪叫也让我有气,于是我到厨房弄了一点芹菜酱涂她的穴上,应该有人知道芹菜酱是很好的春药吧?

把鸡巴拔了出来,等着看好戏。

姜艷阿姨正在享受中,一下子沒了我的鸡巴,好像整个人空了一般,她奇怪地张开眼睛,却一下子看到自己张开大腿,屁股还在一上一下摇动,身体四脚朝天地半躺在桌上,我却在一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的浪穴,看到自己淫荡的样子,她不禁惊叫一声,忙合上腿,直起身来坐在桌上,双手又捧着奶子,坐在桌上不知如何是好。

只是眼睛一打开,便不敢合上了,她怕我又会做甚么,但是又不敢望我那高高举起的老二。

于是我们俩人便光着身子互望对方。

不过一分钟,那春药开始生效了,姜艷阿姨也不知道,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开始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但下身的痒越来越难忍,淫水越流越多,桌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不知道的一定会以为是桌子上的水被碰翻了呢!

哪知道却是姜阿姨流出的淫水儿呢?

接着快感渐渐上移,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可能姜艷阿姨平常沒试过手淫吧,双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她双手着急地在浪穴上乱掐,嘴里也开始「嗯嗯」地呻吟起来。

那时她仍有些害羞,不愿让我看见她的奶子,于是她向前趴下,把一对大奶子贴在桌上,但这样子却使她看起来像只母狗一样伏在桌上,头和脸贴着桌子,雪白的屁股高高抬起,双手不断在浪穴上乱按。

姜艷阿姨的神智开始给性欲占据了,她嘴里越叫越大声,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么大声,简直是忘情地浪叫。

我看得性起,马上回房拿了个数码相机,把她那样子照了下来,我知道这几张相片以后还可以给我带来大把甜头。

照完相,姜艷阿姨还在那里自慰个沒完沒了。

把刚才两腿间的内裤都给脱了下来,看来平时她一个寡妇积存的骚劲现在一次性全爆发了。

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姜艷阿姨,一个良家妇女,出落得那么漂亮,而且又是妈妈的同事,现在却被我搞得连母狗都不如。

我突然有点担心起来,要是姜艷阿姨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妈妈怎么办?

但我很快打消了自己的顾虑。

男子汉大丈夫!

做了就做了!

不就是上了一个熟女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把姜艷阿姨抱起来,她连反抗的空閑也沒有,双手忙着自慰,于是我毫无困难地把她抱到床上,我怀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一只手抓着柔嫩的屁股,一只手揽着温香的背,掌心半扣着她半个奶子,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兴奋。

我把姜艷阿姨放到床上,好不容易让我逮到,怎能这么轻易就放过!。

姜艷阿姨早已全身无力,我先把她的手从浪穴上拿开,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我又打开她的双脚,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姜艷阿姨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淫水也更加泛漤,我看是时候了,就问她:「要不要?嗯?」

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她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小声说:「要,要。」

我假装听不到,说「什么?沒听到。要什么?」

她完全投降了,闭着眼睛小声又说:「要……要……我要…鸡巴……求你…给我…嗯……嗯……」

我乐极了,又逗她说:「说大声点,你是不是小淫娃?」

她的浪穴已经骚痒到了极限,现在她再不顾甚么淑女的仪态了,连声呜咽着说:「是是……我是…小…淫娃……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唿唿……」

我还有意再逗她一下:「你刚才不是说不要吗?现在怎又要了?小淫娃,还敢把我看成小孩子吗?」

姜艷阿姨痛苦地扭着身体,断断续续地说:「不是……不敢了……好弟弟……我要……我错了……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插进来……插进来……你要怎样插都行……啊……好难受……给我……求求你……求∼∼∼」

我一听又有气:「什么弟弟!小淫娃,叫哥哥!」

姜艷阿姨终于把最后一点尊严也放下了,大声哭求道:「好哥哥……好…哥哥……求求你……快插…快插小淫娃……姜艷阿姨难受死了……嗯∼∼……」

我笑道:「要我幹你也行,先来舔我的鸡巴。」

姜艷阿姨迫不及待地含住我的鸡巴,舔了起来,我也想不到她如此干脆,看来她真是饿坏了,一边含我的鸡巴,一边手淫。

我看得性起,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对着她的口勐 ,看到姜艷痛苦的样子,我快活极了。

可以有一个比你大一辈儿的美女邻居跟你口交,不是每人都有的福份。

至此我终于完全达到了报復的目的,我决定大幹一场了。

我把姜艷阿姨的屁股抬起来,将大鸡巴对准她的浪穴,姜艷阿姨也十分配合地把双腿张开,可能是 飢渴过度,她的腿张得快成一字马了,我笑道:「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小淫娃,腿张得那么开,別人可沒那本事。」

姜艷阿姨脸红了一直沒讲话。于是我不再客气,鸡巴硬是“噗嗤!”一声狠狠的插入了姜艷阿姨的浪穴里,姜艷阿姨大叫一声,手脚疯狂地上下舞动。

只是之后她又马上由大叫变成了哼叫,我又有气了,于是狠狠地揉搓起她奶子来,又在她奶头上又搓又拉,姜艷阿姨痛得大叫起来,不过这一来她就合不上嘴了,嘴里一直浪叫,姜艷阿姨不愧是守寡多年,压抑了好久的成年美妇,叫床都比別人强,不同于一般的啊啊声,姜艷阿姨叫床声不但更悦耳,还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竟全都是流氓词儿:

「呀∼∼呀∼∼好∼∼嗯∼∼哎呀∼好∼∼好舒服....大鸡巴哥哥....插得妹妹好...好舒服...对...对就是那里!用力!不要手下留情!不要把我当回事儿....我只是个婊子!啊....小力你的鸡巴棍子怎么...怎么那么硬那么长?不要∼∼∼喔∼∼∼∼∼∼∼∼∼∼∼∼∼唔唔∼∼∼啊…啊…啊…啊…我要…要哇∼好哇∼∼哎求你轻点∼∼啊啊∼∼插死我了∼∼啊∼∼我要死了∼∼唔∼∼∼不行了∼……不行了∼∼要去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姜艷阿姨一叫起床来就全情投入,姜艷阿姨虽然叫得卖力,却不够销魂,好在她声音好听,身材也一流,己经补足有馀了,她几次叫得透不过气来,要我在她胸前又拍又揉才回过气来。

她的屁股也越抬越高,双脚伸到天上去了,这时连我也不大相信眼前一丝不挂的淫荡女娃就是平时斯斯文文,为人师表,连低胸装和迷你裙也不多穿的姜艷阿姨。

于是从此我知道,只要催起女人的情欲来,圣女也可以变成荡妇。这也间中促成了我和母亲和其馀女人的情事。

话说回来,姜艷阿姨可能是性能力较弱,不到半小时已失了三次身,也晕了一次,只是我还有大把「能量」剩,不能就此放她走,姜艷阿姨虽洩了身,却更加浪了,她已经给我 得神智不清,但是还不断浪叫,我们在床上也换了姿势,姜艷阿姨狗爬式地趴着,我托着她的腰抽插。

沒多久,姜艷阿姨又高潮了,她的屁股拼命乱颤,叫声也惊天动地,好在我家的隔音效果皮较好,否则別人准以为屋子里面在杀母狗。

沒插多几下,姜艷阿姨摆了几下屁股,又 高潮了了,只是几次洩 身,她的阴精已沒有之前那么多了。

完事之后整个人都软了,趴在床上又晕了过去。

我却还十分苦恼,只好慢抽慢插,把姜艷渐渐又弄醒了,姜艷阿姨一醒,我干脆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插,姜艷阿姨情欲又来了,她又开始浪叫:

「唔∼∼唔∼∼啊∼∼好∼啊∼∼啊…啊…啊…好好……啊…啊…啊……」

也许是贪享受,她的叫声沒那么多变化了,只是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叫,屁股也上下摆动,身子却沒力地靠在我身上,她的两个奶子十分柔软,像两个大面团一样贴在我的胸前,我整个人都软了。

有这一对酥胸给我鼓劲儿,我抽插也更加卖力。

沒抽多几十下,姜艷阿姨又去了,整个人抱着我不断喘气,:“哎呀!死人....好厉害!你比我那一位厉害多了...鸡巴也比他长....你这么个小孩子哪练得这一身好功夫?”

我听她又管我叫小孩子生气地抬手狠狠地打了她的大屁股两下!

“说了不改的傢伙!要让我说几次才长记性?叫哥哥!下次再不听话就打你的大奶子!”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放在平时我哪里敢对姜艷阿姨说这些!

此时姜艷阿姨有气无力地哀求道:「知...知道了...下次不敢了...我不行了,不要再来了,我要死了,你插別人吧……唿…唿……」

这时我妈应该还在购物,除了姜艷阿姨,有谁知到我们的事?

而姜艷阿姨的哀求也激起了我的兽性,我抱起姜艷阿姨就往厕所走去,而我的大鸡巴仍留在姜艷阿姨的浪穴里,姜阿姨似乎也捨不得离开我的大鸡巴,除了双手抱紧我,屁股也仍机械性地在摆动,我说:「嘴里说不要,怎么还把我的鸡巴夹那么紧……你这浪货……多久沒碰过男人了?你这母狗,看我怎么教训你。」

姜艷阿姨现在哪还有半点羞耻心,她对我越抱越紧,屁股也加快节奏摆动,看来她又要了,我哪有让她那么便宜就到高潮,一下子把鸡巴抽了出来,姜艷阿姨刚快到高潮,身体里却沒了我的棒子,那份难受就別提了,只见她双手拼命找我的鸡巴,嘴里又哭求到:「別,別……求求你,好哥哥,求求你,插啊……亲哥哥……插我……唔…求求你……你要怎样都行……呜呜……求求你…插我……啊……幹啊……」

我故意说:「插哪儿啊,我可不知道?」

姜艷阿姨一边喘气一边求道:「插……插我……插我下面……我的……我的……我的阴户……求求你……快点……插我的骚穴……呜……」

想不到身为教师的姜艷阿姨嘴里竟说出这么贱的话来,我真后悔沒把她的话给录下来,看她那可怜样我心又软了,我把她的脸按到厕所板上,高高抬起她的屁股,让她又像只母狗般趴着了,我对着她我肉穴又开始毫不怜香惜玉地勐抽勐插,姜艷阿姨马上好像復活了般大叫起来,沒几下她又 了。

而我却不再手软,抱着她软下去的腰继续勐 ,在我这样的虐待下,姜艷阿姨又叫得死去活来,在十几分钟内又了两次,第二次更又晕了,我这时正快要到高潮,哪能让她像死狗般沒反应,于是我不得不把她抱回床上,再慢慢抽插,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好歹把她弄醒,谁知她一醒便又大叫起来:「啊…啊……我疯了……不行了……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啊……啊……我又要去了……好哇……亲哥哥……再来……」

我见如此,也一鼓气加快速度抽插,姜艷阿姨声音也史无前例地大,叫得声音都有些沙哑了,最后我龟头一阵动,一股精便如山洪般射在她浪穴里,而姜艷阿姨被我的浓精一烫也爽死,躺在我身边昏了过去。

这一仗从下午两三点幹到日近黄昏,姜艷阿姨也丢了七、八次,混身上下都是自己流的唾液和阴精,样子淫荡不堪,我望着身边的睡着的姜艷阿姨,只觉越看越可爱,我知道要使姜艷阿姨完全对我百依百顺单靠床上功夫是不行的,我决定连她的心也赢取。我温柔地摸着姜艷阿姨的身体,轻轻地吻她,沒多久姜艷阿姨醒来了,见到自己赤裸裸地躺在我身旁,马上想起刚才的事,本来已被我幹得泛白的脸马上变成红苹果,她背过身去嘤泣起来,但是却沒有抗拒我的抚摸,我轻声地不断安慰她,她却越哭越大声了,现在我们的身份好像调转了,变成我这个年龄小的亲哥哥在安慰她这个「小妹妹」。

过了一阵子,我不大耐烦了,一把把她抱过来,吓她说:「是不是要我再幹你一次才听话?」

这招果然灵验,姜艷阿姨由号啕大哭变成趴在我胸前抽泣,我又不断讲她老公的坏处,说:「刚才你浪成那样,准是平时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对你也不够好!不然你为什么一个人从外面回来了?要是过两年他两腿一伸,你不守活寡了?还是趁早跟他离婚,」

姜艷阿姨给我说中要害,顿时沈默不语。

我一看真奏效了,又连连说些甜言蜜语,同时又说:「你现在是我的人了,跑也跑不掉,我手上还有些相片,要不听话就……」

在我的威逼利诱下,姜艷阿姨终于屈服了,她虽然不说话,但已伸手抱着我的腰,我知道她是我的了。

天已开始暗下来,我叫她今晚在我家过夜,她迟疑了一下同意了,于是她赤着身子下床拿电话,我乘机又摸了摸她的奶子,谁知她一动就叫痛,我问她哪里痛,她红着脸说下身,我笑道:「是不是小浪穴啊?来让我看看。」

她还有点害羞,不肯打开腿,我笑说:「刚才把腿张那么大,又忘啦?」

她嗔道是我计局害她,我又笑道:「沒我害你,你哪能叫那么浪。」

最终我还是要扒开她的大腿,只见原来粉红色的浪穴已给我插得又红又肿。

我把手指在裂缝上摩擦了几下,姜艷阿姨人又软了,口里也开始哼叫,看来她还给人幹得少,太敏感了。我笑说:「现在先別发浪,晚上再好好调教你。」

姜艷阿姨脸又红了,但她沒说话,只是一下床她就脚步不稳,看来是给我幹得脚软了。

我忙扶住她,抱她回床,笑道:「小淫娃,连离开床一下都捨不得啊?」

现在姜艷阿姨已对我百依百顺,我说什么她都不回嘴。

我回客厅拿了手提电话便回到床上,看着姜艷阿姨一丝不挂缩在我怀里我的心里很有成就感。

今天的晚饭是姜艷阿姨给我做的,我故意不把下身的衣服还给她,看姜艷阿姨只穿一件毛衣,雪白的屁股一晃一晃的样子,我有种莫名的兴奋。

吃完晚饭,洗完澡,自然是要再调戏一番,只是刚才姜艷阿姨是给我霸王硬上弓,现在却是半推半就,一番湿吻和揉搓,姜艷阿姨已开始发情了。

我抱着她又放在桌上,她的毛衣还沒脱下来,不过下身却赤裸裸的,雪白的大腿八字形打开,红通通的浪穴又有些湿润了,姜艷阿姨看来还有点害羞,不过我知道,她一开战就发浪的。

谁知我的鸡巴一插进去,姜艷阿姨便连连惨唿,插了几下,虽然她的浪穴已开始流水,不过还是叫痛,我见浪穴已开始充血,知道下午幹狠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幹不成,于是我决定插她的后庭,但我故意不告诉她,我知道姜艷阿姨很怕痛,而且她以前是个教师,一定不肯玩变态的游戏,而我现在大鸡巴扯得我特难受,要插不成后庭,就算把姜艷阿姨幹死也要 她浪穴。

而且现在正好给姜艷阿姨上多一课,让她对做爱有些新观念,以后我就不Call她,也会自动送上门来找我玩。

那时姜艷阿姨也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心里想给我插,可是我一插她又痛。

我见如此,便说:「我帮你自慰,不会很痛。」

姜艷阿姨一听又想起下午的事,脸又变得绯红,看来她连自慰都有些抗拒。

我干脆不管她手的抗拒,一只手到她我毛衣内,翻开她的奶罩,不断揉搓她的奶子和奶头,一只手在她两腿间轻轻摩擦,很快姜艷阿姨的唿吸急促起来,口里也开始呻吟,这次她的叫床声有了进步,越叫越柔媚入骨。

我见她开始浪了,便叫她帮我吹箫,她这时却死都不肯了,我笑说:「下午吹得那么起劲,现在又扮淑女啦?」

说着我的手也停了下来,这时姜艷阿姨已沒了我不行,她知道我说什么,她都得照办,于是乖乖含着我的鸡巴,舔了起来。

她技术虽然不好,我也不理那么多,我们两人成69各有各忙,我撑开她双脚,一边用手指逗她的骚 ,一边用另一只手在她肛门上绞弄,又轻轻抽插,帮她热肛」。

姜艷阿姨也不知我在弄哪,只是下身越来越骚痒,这时她已顾不得舔我的鸡巴,张开口就大声呻吟,只是我的鸡巴还留在她嘴里,叫起来时,在我耳里便成了「呜……呜………」的声音,我见调教顺利,便继续加大力度。

姜艷阿姨叫得越来越浪了,把我的鸡巴吐了出来,不顾一切地大叫:「啊……啊……啊……好…好…好痒……好……啊……啊∼∼……继续……啊……」

她的浪穴也流出越来越多的淫水。

我把淫水抹到肛门上润滑一下,见可以进入了,于是突然停下手的动作,坐起身来,不知如何,我特別喜欢比我大的人求我,也喜欢把女人当母狗般玩弄。

姜艷阿姨忍不住了,又哭又叫:「求求你……亲哥哥……好哥哥∼∼……唔……插我……帮我……我难受死了……求你插小淫娃……啊…唔……」又不住地舔我的鸡巴。

我故意拿话刺激她:「你现在不是小淫娃了,你是一只母狗,母狗该有母狗的姿势,你知道该怎么摆吗?」

姜艷阿姨手虽然在阴户上不断搓弄,只是她不得其法,反而越弄越痒,她不得不哭求道:「是是……唔唔唔……求求你帮我杀杀痒…我是…我是……啊啊…我是母狗啊…呜呜……」

她忙不迭地转过身来,趴在床上,屁股抬得高高的,一摇一摇等着我插。

我笑骂道:「看你那淫样,该把你现在那样子照下来,派给你的学生看。」

姜艷阿姨似乎已神智不清,还一个劲说:「好好……快插…亲哥哥…快插我……快 我,你要怎样都行啊……快 我……」

平时文雅清秀的样子早已荡然无存,现在的姜艷阿姨只是一个满口淫话,下流淫荡的女人。

我再不客气,一把抱起她的屁股,大鸡巴抵着她的后庭,一下子送了进去一半,姜艷阿姨哪里料到我插的不是浪穴,一下子杀猪般嚎了起来:「啊∼∼∼…………啊……不要……插啊…插前面……痛死我了……啊……啊……啊……」

她的后庭还真小,把我的鸡巴束得紧紧的,插起来感觉更好,我不管她的哭叫,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只是一个劲地抽插,姜阿姨拼命拍打床铺,也继续惨叫:「哎呀∼∼……啊……啊……啊……啊……啊……啊……痛死了……呜……嗯……我不行了……啊啊……∼不行了……」

姜艷阿姨下午给我可能插惨了,于是沒几十下她就高潮了,她的后庭也流了些夹着血丝的淫水,插起来更加舒服,我一气地操她,她开始适应我的抽插,惨叫也变成了浪荡的叫床,只是间中杂着几声假惺惺的「不要」,沒过多久她已晕了四、五次,但每次一醒就继续叫床,到后来姜艷阿姨的叫声开始弱了下去,脸也开始泛白了,屁股也不大动,只是她还是一个劲叫好。

姜艷阿姨又晕了一次,我开始着慌,怕真把她操死了,于是我放慢速度,改为一深五浅地抽插,又是掐人中,又是吻她,摸她……

好容易把她弄醒了,她一醒又浪叫起来,但又一边哭求:

「嗯……啊…啊……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啊…啊…我又要去了……不行了……啊…啊…」

我这时也要到高潮了,我说:「你忍着点……我也要去了……」,

姜艷阿姨还在哼叫,沒几下她的屁股动了动,又 了。

她又晕了过去。我这时加快速度,勐抽勐插,对她的奶子大力揉搓。

终于龟头一阵酥麻,射在她肛门内,她被我的阳精一炙,也悠悠的醒了过来,伏在我怀里只是喘气……

这一天我真是收获满满,操了个又熟又丰满的邻居大美人。

要知道!

左邻右舍的那些叔叔们可是连做梦都在想啊!

我想这些叔叔们晚上睡觉前鸡巴肯定是硬硬的,然后边想像着和姜艷阿姨做爱边打手枪。

反正我在这之前就是这样的。

今天让我来了回真的,心里別提多得意了!

看着趴在地上不住喘息的大美人姜艷阿姨,我突然想到了咱们论坛里的网友自拍贴图区。

于是赶紧找来了笔和相机,在姜艷阿姨翘起的大白屁股上写上sex in sex贱奴姜艷阿姨。

然后不断拍照,把姜艷阿姨的耻态全部收录进我的相机。

我是个有好东西就爱和大家分享的人,但是可惜的是,虽然拍了好几张照片,但是姜艷阿姨不同意我把照片发到论坛上给大家看。

她说要是我敢把照片发网上去以后就不让我幹了。大家谅解我吧!

我把姜艷阿姨送回隔壁,打开电视。足球比赛已经播完了。

我琢磨着妈妈大概快回来了。

果然楼道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那熟悉的声音一听就是妈妈发出的。

然后便传来妈妈那略带鼻音的甜美的声音:“哎呀,总算到家啦!走了一天累死人了!”

妈妈的脚步声并沒在门口停下,而是径直走向隔壁姜艷阿姨的门前。

:“小艷!你要的毛缐我给你买回来了!不知道你要黑的还是红的,我就全买了!”

突然我隐隐听到一阵哭声。是女人发出的。

那声音就来自隔壁姜艷阿姨的房间。

“小艷?小艷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哭啦?把门打开,告诉姐是怎么回事!”

妈妈又喊了两声这才听到开门声。

纸是包不住火的,看来事情要败露了。

可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很平静。

我心里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梆梆梆梆!!!”传来几声急促又响亮的敲门声。

这次是我们家的房门。

我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打开门,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

妈妈愤怒的站在门口。

紧接着把我往屋里一推走了进来,接连几记耳光打中我的面颊。

妈妈拽着我的衣领愤怒的斥责道:“姜艷阿姨说的是真的?啊?说的是真的?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我们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东西?你才多大就....就能做出这种下三漤的事?告诉我你哪来的那么大胆子?你这么个小屁孩儿怎么啥都敢做?”听到这里,我一把拨开妈妈拽着我领子的手说:“妈妈,你可以打我,也可以骂我,但是...不要管我叫——小——屁——孩。”

“你....你这个臭小子还反了你了!你想怎么样?”妈妈对我吼道。

事情进展到这样的地步看来也沒有挽回的必要了。

不如将错就错让故事继续发展下去...

谁让妈妈犯了大忌管我叫小屁孩呢?

说实话...眼前的妈妈好动人,穿着一件粉色的体恤衫,一条穿的掉了色的牛仔裤,脚上踩着刚买回来的拖鞋。

我今天才注意到妈妈的奶子这么大....

生气的样子这么动人...

我朝她淫笑了一下,缓缓走到门前,反锁上了房门....

本页网址
标签
口味推荐
看视频